当失足女被带走时
发布时间:2022-09-29 23:33:32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64岁的刘禹锡虽然退出了政治舞台,但依旧对未来充满信心,认为自己老当益壮,能有一番作为。人越老,身体机能和上进心也会随之萎缩,很多老人宁愿过上喝茶度日,打牌消遣的退休生活。

  但也有一些老人,自认为老当益壮,年过70也要去寻找刺激。比如成都一名77岁的老汉,在和一名失足女交易时,猝死在茶馆的包间里。家人发现老汉失踪后,顺着足迹查到了茶馆,警方也在茶馆二楼发现了老汉的尸体。当失足女被带走时,她还一脸委屈:明明是他自己太兴奋了。

  2017年11月10日,上午11点多,77岁的杨老汉在家吃完午饭后,轻车熟路地来到自家小区的某个茶楼。茶楼老板宋某表面上经营着茶馆,实际上却一直将茶馆二楼的包间租给失足女从事非法交易。

  事发当天宋某看到杨老汉,只是以为他来茶馆喝茶,于是并没有留意。可当杨老汉上了二楼后,却迟迟不见下来。直到十几分钟后,失足女琴琴慌忙找到茶楼老板宋某。原来杨老汉在和琴琴发生关系时,因为太过兴奋猝死当场。

  这可把宋某和琴琴急坏了,按理来说杨老汉的死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可毕竟两人一个给失足女提供交易场所,一个从事着非法交易。如果报警,自己很可能会受到处罚,可如果不报警,到时候被警方发现也难逃追责。

  就在两人思考该如何处理尸体时,杨老汉的子女却在家着急不已。午饭后杨老汉对子女声称去场馆喝茶,可到了晚上也没有回家。杨老汉平时不喜欢使用手机,紧急情况下子女们又找不到老人的下落。无奈之下,杨老汉的家属只能前往茶馆,询问宋某杨老汉的踪迹。

  宋某看到杨老汉的家属后内心慌乱不已,但他并没有告知杨老汉家属真相,反而谎称杨老汉早就离开了茶楼。眼看杨老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家属们只能找到派出所报案。警方调取监控后发现,杨老汉自从进入茶馆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因此民警认为茶馆老板嫌疑很大。

  果不其然,在警方的帮助下,杨老汉的儿子在茶馆二楼包间里发现了父亲杨老汉的尸体。经法院鉴定后证实,杨老汉死于心源性猝死,原因很可能是高血压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等心脏基础疾病导致的急性心力衰竭。

  杨老汉的子女得知事情前因后果,当即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琴琴和宋某承担相应责任,对父亲的死进行赔偿。后来通过特殊渠道,杨老汉的子女了解琴琴家庭困难,逼不得已才从事这一行业,且已经因为MYPC被警方处罚,最后决定放弃索赔,只要求老板宋某赔偿25万元。

  那么从法律的角度处罚,琴琴和茶楼老板宋某对杨老汉的死是否存在责任?双方又是否存在违法行为?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琴琴从事MYPC,违反了我国《治安管理法》,而宋某为琴琴提供MY场所,同样属于违法行为。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对卖淫嫖娼者,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考虑到琴琴此前并没有类似的违法记录,属于初犯,且因家庭困难而从事违法行业,因此警方对琴琴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并罚款500元。

  根据法医给出的鉴定意见,虽然杨老汉是猝死,但不排除是因为与琴琴发生关系时太过兴奋,而诱导疾病致死。在杨老汉病发时,琴琴没有及时采取急救措施,因此她也要承担部分责任。

  至于宋某,他为琴琴提供场所,并且每次交易后,收取5元的服务费,也违反了《治安管理法》,同样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

  作为茶楼老板,宋某是公共场所的经营者,他对每一位顾客都应该尽到安全保障的义务。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法律在综合考虑了在调整商业活动的秩序中设立这种义务的社会经济价值及道德需要后依据诚信及公平原则确立的法定义务。

  具体是指经营者在经营场所对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或者其他进入服务场所的人之人身、财产安全依法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杨某因PC猝死在宋某的茶馆里,而宋某担心承担责任隐瞒不报,导致杨某错失治疗机会,所以宋某应该为杨某的死承担部分责任。

  综上所述,无论是琴琴还是宋某,都和杨老汉的死脱不开关系。当然杨老汉作为成年人,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明知道自己已经77岁高龄,却依旧为了追求刺激进行非法交易。最终又因自身疾病导致猝死,因此杨老汉承担主要责任。

  最终法院对这起纠纷案做出了合法判决,法院认为宋老板应承担40%的责任,而杨老汉自己承担60%的责任。原本琴琴也应该对杨老汉的家属进行赔偿,但杨老汉家属主动放弃索赔,所以法院只判决宋某赔偿现金8.8万元。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人到老年仍有雄心壮志本是一件好事,但不应该将精力放在这些违法乱纪的事上。杨老汉自认为老当益壮,最后却死在了失足女的床上,就算身死也留下来骂名。相信杨老汉的子女在给父亲举行葬礼时,也不敢和亲戚朋友透露太多父亲猝死的事,如此荒诞的原因,实在是说不出口。